清宁_Rhea

all安文逸偏张安
all金光瑶偏苏瑶
all蔡居诚偏郑蔡
all茨木童子偏鬼茨
热衷于冷门向甚至极圈的bl和bg
自封蓝染夫人不接受反驳。
思维奇怪文风奇怪的girl。
求评论_(:з」∠)_

双向暗恋(糖鸡)

你不知道(糖),明知做戏(鸡)的后续,高ooc预警。高能预警。
————————————————————————
一连几天的签售会糖鸡cp都没有发过糖,阿米圈一片糖鸡饭们的哀怨快要化成实体冲出屏幕。闵玧其对此不是没有感觉,这几天的朴智旻一直在刻意避免与彼此的肢体接触,无论是闵玧其和朴智旻还是suga和jimin。
这是十分反常的一件事,在之前即使私下里没有交际但作为糖鸡他一定不会拒绝这样的接触。他有事。这是闵玧其的判断和直觉。他在躲避什么。一个曾经被闵玧其否定的想法重新回到他的脑海中,这只有微乎其微的可能。“啧……”
但是他还是不敢赌。
忙内的到来是闵玧其没有想到的,在他自己纠结了好几天之后,忙内闯入了他的工作室。“哥和智旻哥是怎么回事?”
“智旻哥为什么会反常哥还没有答案吗?哥,错过了就没有下一个机会了。”
忙内离开后闵玧其就坐在椅子上发呆,回想忙内话。“呵。”朴智旻是在躲自己吧。智旻啊……一切疑问的答案好像呼之欲出。
回到宿舍前收到了消息,宿舍里只有朴智旻,成员们会出去浪一个晚上。闵玧其在心里点了一个赞,简直是韩国好队友。
闵玧其打开门的时候客厅里没有人,朴智旻的房间传来的细小声音在黑暗中格外清晰。
门被打开,房间里的人愣住了。“哥?你没有和他们一起去玩吗?”“……我刚从公司回来。”然后相对无言。
过了一会,朴智旻犹豫着开口。“哥还是早点休息吧。”一样的话,带着不一样的味道,朴智旻好像正在一点点让自己习惯不再关心闵玧其。
听出对方话中刻意的疏离,闵玧其沉下脸色,心中有什么就要控制不住爆发。在对方关上房门之前截住,闵玧其强硬地进入朴智旻的房间,不管对方的惊恐直接把他往床上推。
两个人重重地倒在床上。虽然只比朴智旻高了三厘米,但是这个时候闵玧其的优势就显现了出来,至少能控制住对方不让他挣扎。
“哥,你……”朴智旻没有想到闵玧其会直接这么扑上来,他的气息撒自己在脸上,朴智旻感觉脸红了一片。然后闵玧其的吻落在耳朵上,一路向下啃咬着脖子,最后转向喉咙,停留在喉结的地方,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啊!”
朴智旻的叫声换回了闵玧其的部分理智,他抬起头直直地看进朴智旻的眼睛,清澈中带了些恐惧。但即使是这样他的眼睛还是那么好看,里面好像有星星,还有自己的样子。
“我们智旻啊……为什么要躲我呢?”闵玧其若有若无的笑看得朴智旻心头一颤,然后朴智旻被吻住,闵玧其一遍又一遍吮吸朴智旻的嘴唇,好像怎么样都吻不够。“我们智旻不知道么……哥那么喜欢你啊……”闵玧其的呢喃声落在朴智旻的嘴角,落到朴智旻的耳畔,在朴智旻的大脑里炸出一片花来。
“哥……?”从细碎的呼吸中传出朴智旻有些发颤的轻呼,发生的一切让他有些不敢相信,他一直喜欢的人正在亲吻他告诉他怀有同样心情的人不只有他一个,闵玧其认真深情看着他的样子让朴智旻的眼眶都湿了。
“智旻,别哭。”闵玧其看见对方的泪水顺着眼角划入发间,有些无措地低头亲吻泪痕,却被朴智旻捧住脸。“哥,我一直,一直都很喜欢你。”朴智旻的声音很轻很软,像小奶猫一样,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他认真地看着闵玧其,一字一顿地说,好像在许很重要的承诺。
真他•妈好看,简直要了命了。闵玧其在心里爆了一句。
“哥?!”两人的下半身不知不觉紧贴在一起,刚才还深情款款的人儿突然有些不安,闵玧其只好啧了一声,这能怪谁?他现在关心的也不是这个。“智旻啊,我们在一起吧。”
“诶?”身下的人睁大了眼睛,小嘴微张,好像被闵玧其突然的这么一句惊到了,然后朴智旻漾开一个笑。“好。”可爱,想……闵玧其咽了咽口水,还是忍住了某种的念头,但是生理反应却是没那么容易忍住的。
朴智旻一直看着闵玧其,突然就亲上对方的嘴唇,双手勾住对方的脖子,感觉到闵玧其呼吸加重,然后摆出认真的神色让对方看清楚:“哥,我们做吧。”
妈•的妖精。闵玧其的眼神暗下去。“智旻,你不要后悔。”闵玧其的声音因为情•欲变得有些沙哑,撩拨得朴智旻也有些神志不清起来。“是哥的话就不会后悔。唔……”朴智旻轻声说,眼神开始有些迷离。闵玧其直接低头,吻上对方柔软的嘴唇。一夜无眠。
朴智旻醒来的时候被闵玧其抱在怀里,周围充斥着的闵玧其的气息让他很安心。“醒了?”闵玧其询问到。朴智旻没有回答他,想着什么突然笑了起来,抬起头看见闵玧其不解的眼神和难得懵住的表情,心里小小地窃喜。
我现在很幸福。
我们会很幸福。

明知做戏(朴智旻视角)

你不知道(闵玧其视角)的姐妹篇emmm大概使用说明一样。emmm假装有这个自制综艺。ooc,一开始有点啰嗦emmm。特别短。
——————————————————————————
“我最喜欢我们鸡米妮了。”
一开始朴智旻对这句话毫无反抗之力,一步步走入闵玧其布下的用甜言蜜语装饰的陷阱。后来朴智旻才发现这句话闵玧其下的魔咒,死死地束缚住他,而在他心甘情愿地被束缚住的时候,下咒的人却消失得无影无踪。“该死的。”
闵玧其这个哥哥可以在镜头前表达他的喜欢,但他从不在私底下和自己亲近。朴智旻苦笑,这哥真不愧是个艺人,比他的蹩脚演技好了不知道多少。但是啊,朴智旻已经完全无法逃离了,闵玧其,你打算怎么办呢。
“哎一古,你们在干什么啊!”身边传来的队友大呼小叫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电视上放的是新团综的糖鸡特辑。
带着一贯的表情,心底一片冰冷。就是这样,永远只活在屏幕上的糖鸡cp。可是suga和jimin怎么样关他朴智旻什么事?闵玧其根本不可能对朴智旻这么做。
不知道队友们问了些什么,一句“最喜欢我们鸡米妮了”让他定住,又是这样么……
“哥!”朴智旻想告诉闵玧其不要再说这句话了。他想听到的不是suga喜欢jimin,而是闵玧其对朴智旻有没有……但是说不出口。只要看到闵玧其,朴智旻之前做的所有准备,他的所有勇气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
脸色一下子变得很不好。这个时候朴智旻开始非常羡慕jimin,即使是一场戏,但是jimin几乎被suga放在心里,捧在手心里,就像刚刚看过的放送里那样,除却性别像极了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什么叫作死,什么叫犯贱,大概就是像自己这样明知道是逢场作戏却还是不可自拔地陷进去了,朴智旻想。
熬到放送结束,回房间前还是习惯性地寻找那个人的身影,他瘫在沙发上,没有离开的想法。朴智旻就这么看着闵玧其,他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关心他。
“哥也早点休息吧。”但是还是舍不得,就这样看个够吧。以后这个人会有女朋友,会和她结婚生子组建家庭,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了。
仓皇地逃回房间,直接洗漱睡觉。朴智旻觉得自己特别怂,明明是自己要放弃的,却表现得像被抛弃的一方。只能假装看不到厚比的惊讶和忙内眼中的深意。
枕头上湿了一片。闵玧其,我还是没办法放下你。

你不知道(闵玧其视角)

emmm假装有这个自制综艺。ooc,一开始有点啰嗦emmm。特别短。
————————————————
电视上放着最新自制综艺里的糖鸡cp特辑,这一期原本是不存在的,但是pd想用它用来试水,如果反响不错会有其他cp特辑的安排。所以现在防弹们聚在客厅,守着“秀恩爱”的放送。
屏幕上,suga帮jimin擦汗,suga从后面抱住jimin,suga亲吻jimin的发顶……忽略性别,屏幕上的suga和jimin仿佛就是一对情侣,做着各种暧昧不清的肢体动作。
“呀,你们在干什么啊!”队长在一边大呼小叫,脸上的表情出卖了他腐男的属性,成员们也不怀好意地笑,狭促地打量两位当事人。“阿西。”闵玧其嫌弃地看了他们一眼,翻了个白眼。
“suga啊,你喜欢jimin吗?认真回答。”热爱搞事的队长没有放过他的打算,连带着成员们都期待地看着他。“这个啊,”闵玧其突然笑起来,“当然是非常喜欢我们鸡米妮了。”“哥!”朴智旻嗔了一声,然后自己也笑起来,略有些娇羞的语气让闵玧其心情很好。
“哎一古,表白啊表白。”“你们干脆在一起算了。”成员们开始起哄。知道他们在开玩笑,闵玧其也不太在意,装作无意看了一眼朴智旻,对方变得有些不自然的笑容使他很好的心情沉了下来。
放送结束后,除了闵玧其瘫在沙发里一副懒得动的样子,所有人都回房间了。朴智旻走在最后,回头看了下闵玧其,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哥也早点回去休息吧。”好像还有什么要说的样子,但是他只看了闵玧其一会儿就回房间了。
闵玧其一直保持瘫着发呆的状态直到脚步声消失,房间里响起了吵吵闹闹的声音,他的眼神暗了暗,嘴角扬起自嘲的弧度。客厅里只剩下他一个人,电视没有关,他们以为他还要在看会儿。闵玧其盯着电视出神,正在播放的深夜档一点都没有看进去。
然后又过了很久,好像连房间里的声音都消失了,闵玧其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空荡荡的客厅和明亮的光线让他反而更加压抑。但就算这样他也不会发现在意的,闵玧其想。
闵玧其幻想回到房间里后的情形,一定是他缠着他最喜欢的弟弟然后被推开,如此反复,直到精疲力尽地躺倒在床上睡着。
“阿西,真是……”他强迫这样的画面消失,闭上眼,眉头依然紧皱。suga是非常喜欢jimin没有错,但是朴智旻,闵玧其爱你,你知道吗?闵玧其在烦乱中昏昏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