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宁_Rhea

all安文逸偏韩安
all乔一帆偏王乔
all金光瑶偏苏瑶
all蔡居诚偏郑蔡
all茨木童子偏鬼茨
all妖刀姬偏荒刀
热衷于冷门向甚至极圈的bl和bg
自封蓝染夫人不接受反驳。
思维奇怪文风奇怪的girl。
求评论_(:з」∠)_

苏瑶最戳我心的,就是苏哥哥自始至终都站在阿瑶那边。苏瑶的爱情和恶友的友情(父子情?)是兰陵组的美好结局了。

关于那个概括cp一生的测试,试下来只有一个感觉。性感AI,在线成精,海量刀子,无限供应。【手动再见】

从开学以来各个圈的瓜就是怎么吃都吃不完,生生给我的高三生活带来了丝丝乐趣。

脑子里有很多很多想要表达的,但是话到嘴边到笔尖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一个字都写不出来,只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终于接受男神比我小一届这个事实_(:з」∠)_全职里根本没有19届的高中毕业生,就很难受(இдஇ; ),告诉自己兴欣在未来等你,加油啊。

今年b萌,日本场没几个认识的,国产场纠结致死(尤其是阴阳师大战全职),叹气。

轮回尽头有座未亡城——《百年孤独》读后感


      小说中有许多细节令人瞩目。开始时和最终提及的带有猪尾巴的男孩,出生的后辈不断沿用长辈的名字,不断向前进的马孔多的社会,以及那张羊皮纸。这些细节将这本小说引向另一个关键词:轮回。
      在阅读前二十几页的时候,我对于它想表达的内容、人物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是深感疑惑的。并且一开始,我还错误地认为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是主角(前提是这本书中有所谓的主角存在),后来我才发现,乌尔苏拉应该才是主角(这个错误在摘抄的第一篇的点评中有体现),至少乌尔苏拉见证了大部分的家族繁衍。事实上,直到读完了整本书,我依然无法理清楚每个人物之间的关系(所以在我查阅了百度百科之后才发现讲述了七代人)。尤其是复杂的人物名字——甚至同一个名字被好几个不同辈分的人物使用,这导致人物之间更加错综复杂。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正是因为这样的重复用名,让我联想到“轮回”二字。好似魔咒一般,在这个家族中,只要有后辈被命名为哪个长辈的名字,他/她就一定继承了这位长辈的大部分性格,若非辈分不同,就会像那个人又活了一次一样。但是同样的,因为从长辈那里继承了名字和性格,最终结局也有异曲同工的感觉。这就像一个人不断地被杀死,又不断地被复活,即使他还是有改变的地方,但是这样的无足轻重的不同无法改变什么。那个孩子仍然无法逃离这个轮回。
      马孔多的社会演变也可以算是小说的一条线。马孔多从一开始的原始的落后的小村庄,到许多人搬来后演变成小城镇,后来又因为政府和基督教的干涉逐渐失去朴素成为一个繁华热闹的城市,它经历了独裁、战争、罢工等各种各样的考验。最终马孔多回归于落魄和荒芜,一如开始时那样。并且在它与外世界的接触中,还夹杂着不同辈分的人物的大同小异的爱情,这些令人感到有些荒谬的感情故事折射出马孔多这个城市所见证的“无奈”,或许这也成为马孔多“心甘情愿”地回归落魄的原因之一。
      羊皮纸的秘密是我在看了百度上的解析之后才明白的,它可以向我解释为什么一开始它是空白的到最后却密密麻麻。羊皮纸上的内容算得上是一个家族七代人悲剧的开始,它也“不负众望”地终结了这个家族,但它也标志着一切从头开始,然后不断重复。或许我们可以想象在某一天某一个原本荒芜的地方也突然出现了一个家族,那个家族里有一张空白的羊皮卷,但是一直以来从未有家族中的人能将它解读出来,当家族最后的成员在机缘巧合下发现了羊皮卷的秘密时,这个家族连带着一起存在的痕迹都消失了。
      书的最后说这个感受到百年孤独的家族会从此消失,或许是这样吧。作者显然低估了孤独,它不会消失,它只会蛰伏着等待下一个目标,然后再创造一个这样的家族,再创造一个像马孔多这样的城市。书中的马孔多只是一个孤独的、复杂的城市的代号,这是一座未亡城,伴随着不为人知的轮回一起,将一次次地折磨人的心。

读钱穆先生系列作品有感


      钱穆先生作品中表达的是现代人看的懂的历史,但看得懂并不代表能够理解。那些无奈与心酸,文化的固留与改变,盛世背后的黑暗腐朽,何人能知?
      我能产生共鸣的观点,在此我只叙述两个。中国人对历史的忽略和中国人对本国的怀疑。
      中国人对历史的忽略与中国人对历史的认识和重视可相提并论,这并非矛盾。从古至今就是这样的。一个朝代的前几代皇帝与贤臣便是重视历史的例子,动不动就古人怎样,将好的坏的、前因后果了解得清清楚楚,然后开启一段盛世。同样当盛世之后的皇帝与朝臣会安于享乐而不再“以古为镜”。刻意忽视历史的教训,又或者断章取义,最终导致了国破人亡,朝代更替。
      放在今天的社会大抵也是这样的。对过去不闻不问,对现在一无所知,对未来一片迷惘。有些人不会向历史学习,“一心一意”地要被撞到头破血流才会后悔,为什么不早些看到历史的教训。还有一点是,请尊重历史。荣光也好耻辱也好,这都值得我们肃然起敬的文化。不是为了娱乐和利益而擅自篡改,更不是为了让观众接受,硬将架空的背景套到清朝。这几年的清宫剧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更有甚者将风俗传统和道德规矩也全部抛弃,实在是太过分。反而像《康熙大帝》《雍正王朝》《乾隆王朝》这样较为还原的历史剧,却只有一些有年纪的人还在看,而年轻的一代无心观看这样比较严肃认真的剧。况且即使加入娱乐成分,也应该力求还原不加篡改,严肃地说,这样随意地引用历史,篡改历史是对历史的一种亵渎。
      其次是本国人对中国的怀疑。大部分人开始抛弃传统文化,崇洋媚外,却又无法改变一心扑火,最后却沦为一场笑话,“忘本”“忘源”。有人想要用古人来说明这已成为一种习性,但我看来这还是要不要根据时代背景和真实情况就是论事地分析。比如洋务运动是在西方强大东方落后的背景下兴起的,学习西方技术是一种追求上进的表现(虽然本质上并不是为了发展)。但是将孙中山先生提出的三民主义与林肯总统有关“民”的观点联系起来就是十分不妥。孙中山先生是为了挽救中华民族的存亡,林肯是为了结束南北内战;本质上来说是与外国、与封建势力的抗争,美国是结束奴隶制使全国走向统一,中国两者的性质有巨大的差别,切不可混为一谈,却有无知人士因都有一个“民”字而硬将它们联系起来。那么这也只能是一件“无可奈何之事”了。
      事实上,中西方之间由于近代发展进程不同而具有的差距是各位有目共睹的,但我们看到差距的同时也应该看到祖国的进步之处,同样外国有些做得不好的方面也不应该被我们刻意埋藏在美国之下。同时看到双方的不足和长处,进行合理的分析,采取适当的借鉴,使用正确的方法,更加客观地看待一切事物,而非一味崇尚西方贬低自己,这样才能更好地建设我们的国家。
      钱穆先生作为一位学者,他看得很透,他将他的理解的历史用最朴实的文字表达出来。不仅仅是一本书,他代表的中国人对历史的一种敬仰和中国的历史精神。这样的伟大不是随口说说,而是经过时间沉淀,不随钱穆先生的逝去而消失。它会沉淀在字里行间和薄薄的书册中,等待有缘人去翻阅,发现寻找、思考,然后被一代代的传承下去。
      这样的历史才不会被遗忘,才会有共鸣产生。这是一种信仰。

晋风

      魏晋风度向来与众不同。由于乱世与官场垄断,魏晋之士不像其他朝代的文人那样在意儒学。魏处于三国时期,谋士和将士居多,兵法战术在此时较为广泛地流传,儒学等不过是用来提升自我修养的辅助。而晋之士更多倾向于道家哲学、道教和玄学。因此在儒学为主题的古代中国,魏晋可以算得上是一股清流,从四书五经里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来。
      晋朝文化可以看作是继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之后的又一个文学、艺术等精神邻域的文化盛世。晋朝文学以五言诗、骈文和赋为主,这为后世唐宋的文学盛况奠定了基础。同时晋朝的宗教信仰和学派思想将佛教和道教融入其中,而不再是单一的儒家思想,这也是宋朝儒学改革的渊源所在。
      晋朝以“道”为主体思想,但在此我认为有必要区分几个概念:道家、道家哲学、道教和玄学。简单来说,道家是老子集合上古道学思想的精华而创造的完整系统的理论。道家哲学重点落在哲学,是用来阐释天道运行的自然规律的原理。道教是建立在道家理论基础上的一种神仙宗教信仰,由道家于东汉演变而来。玄学是道家众多学派的一支。玄学出自《老子》:“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特指魏晋时期出现的研究老庄的思想主流。值得一提的是,玄学是除了儒学之外唯一被列为官学的学问。
      竹林七贤是西晋玄学的代表人物,以嵇康和阮籍的思想为主。西晋的风气格外开放,清谈会、吸食五石散等活动皆可看作玄学的“宗教活动”。这应该与当时“自然无为”、“越明教而放自然”的思想有关。
      东晋时期玄学的代表人物是简文帝司马昱,纵然他在政治上多被人诟病,但他在玄学方面有着深远的影响。他是玄学的倡导者,在他的推动下,在东晋中期前的玄学有了丰富的发展。谥号简文的“简”意为清虚寡欲,即是在说明简文帝司马昱善于玄学。
      晋士崇尚道的原因,或许与时代相关,在此不再多赘述。然而当动荡的社会、官场的尔虞我诈、家族的未来与个人的交友、来往紧紧联系,这些看似淡然的背后是疲惫不堪。因此有的人归隐山林,试图逃脱荣华背后的心酸。更多的人无法摆脱这个枷锁,却又不想因此沉寂,只好用一些特殊的办法暂时逃离那座围城。彼时道教已经有了雏形,许多人渴望借此机会成为自己远离世俗的契机,却深陷现实的泥沼苦苦挣扎而不得,只能郁郁地仰望空中的鹤之姿。
      我很喜欢大道至简这个词,它的意思是大的道理一两句话就可以解释清楚,但我觉得这里的解释清楚之下隐藏了更多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这要靠我们自己去领悟了。就像这晋风,时至今日,我们只能靠着史书上的记载和想象描摹一个向往的时代。

开到荼靡

      春末的时候,我再次回到家乡,明明是春风和煦的五月,却无端令人生出一些萧瑟来气。高楼取代了田野,喧闹取代了自然的声音。我的家乡终于不再是我的家乡了。
      我试图在那片曾经生机勃勃的荒芜上寻找些什么,终是一无所获,只好颓废地躺倒在裸露的土地上。伸了个懒腰,蓦地从指尖传来一阵刺痛,一下子便从地上翻身起来。四下张望那罪魁祸首,一低头,只见到身前的杂草堆下,压着一抹白色。
     再度蹲下身子,扒开草堆,我终于看清它了。是荼靡。儿时的记忆一下子涌上心头。
    仍是春天的时节,仍是无忧无虑的年纪,渴望寻找些什么来舒缓内心的缺失。然后便是我们的初遇,大抵是因为它太过显眼了罢,白色的花朵开在一片绿意中间,格外醒目。我悄悄地带了两朵回去,却被不幸地扔掉,母亲说“这花不吉利”。让我不要再碰了。再然后,我到了上学的时候,离开了家乡,都再没有见过荼靡。
      这荼靡的出现让我终于有了些怀念与熟悉的感觉,我忍不住盯着它看,那一尘不染的花瓣、倔强的姿态,以及茎叶上的尖锐爪牙,无一不让我着迷。这时候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这荼靡与我,轻柔的风吹过竟染了些悲凉的气氛。我定定了定神,再次细细打量这些荼靡,它在微风中傲立。
      大约是气氛太过沉重了些,我便起身离开了这些荒废的田地。走到路边时,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这些花开的方向––当然,什么也看不见,仅一朵荼靡还是太小了些。但我总有种感觉,它将仍然屹立于彼而不倒。
      前两日,闲来无事上网找了关于荼靡的材料,看到苏轼诗:“荼靡不争春,寂寞开最晚。”原本不觉有什,无端乎生出一股寒意。此时再细细来,又平添几分惆怅 。
这花终于是要败了。